诚博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诚博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3:37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永发布的行业研究报告显示,2018年,中国医药市场规模达1370亿美元,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药品国家市场,但药价却高企不下。“大国贵药”反常组合的解散,意味着以往十余年省级集中招采无法以量换价的困局被打破。同时,这也意味着国产创新药的积弱现状即将迎来改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对派一直以拖垮香港为任务,也是影响一国两制前进的最大阻力。如上次修订逃犯条例,就是被他们用不同手段制造恐慌,拖垮法案的成立。本次反对派也用相同手法,企图用文宣抹黑国安立法,为市民带来恐慌,香港的小部分青年人未必有能力辨别谣言。我认为国家和香港特区政府也需要多做文宣做解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跨国企业的过专利期原研药在带量采购中报出了全球最低价。例如,第二批全国带量采购时拜耳的阿卡波糖,集采前的售价约为65元,每盒30片(50mg规格),按照每天三次、每次两片的服用剂量计算,每名患者每天的药费为13元。带量采购后,每片价格降到0.18元,每天的药费则降为1元,降幅达到91.59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我认为香港特区一定要下更大决心,三权(行政、立法、司法)合力,全力以法治手段止暴制乱,当青年人看见越来越多滋事分子被严惩的个案,便会不敢再出来犯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始于2012年的三明医改被称为带量采购的1.0版本,由医保的最大支付方——三明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来主导,将原来分散在集采中心、医院和医保的买药、用药、付费环节集中管理,全程监管药品的流通和使用。谁买单谁更有动力控费。同时提高医疗服务付费价格,优化薪酬,使医生收入与药品、耗材费用脱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省份会出现同一药品5~7个质量分组的情况,允许每组有1~2家中选,最极端的结果是一个药品在招采后有十几家企业中标。而医院在实际采购时通常在进口、国产两类中各选一家,选谁不选谁,多半取决于各家药企或医药代表的促销力度,即俗称的“带金销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实行“不过评就暂时撤网”的还有北京,涉及药品843个。上海在要求已有三家通过一致性评价后、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暂停挂网的基础上,进一步宣布其医保结算同步失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两批带量采购结果来看,中标企业以跨国公司和国内头部企业为主。还有一些企业借助一致性评价的东风转战回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18日,国家医保局发布《关于积极稳妥推进第2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结果落地的函》,各省陆续出台文件明确在4月底前落地执行中选结果,全国各地患者将陆续使用到优价药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您觉得国安立法是否能帮助解决香港面临的困境?